2019年2月14日 星期四

被當成精神病

患者孫偉曉,男,三十歲。本週一來就診,訴左胸痛,疼痛時伴胸悶。對於胸痛病人都會特別警惕,翻開病史一看,人家從心血管內科過來的:「胸痛一週,左手沉重感,與活動無關,睡眠差。外院冠脈CTA 提示LAD 肌橋伴局部管腔輕度狹窄。」人家建議精神衛生科會診。再繼續翻前面病史,從二零一六年開始,中醫科、精神衛生科、神經內科、呼吸科、胸外科、心血管內科不停就診。至此,能推的科室已經沒有了(小夥子看起來有些憂鬱,不太願意看,這樣是不對的)。

  查體左側鎖骨下肌肉輕微腫脹壓痛,左肩關節明顯內旋,壓頸試驗、左右臂叢神經牽拉試驗陰性。基本排除頸椎病引起的,就手法鬆解上段胸椎,拔伸整復一下胸椎關節,治療後患者訴諸症消失,滿意的回去。

  今天來復診,說回去後十分舒爽,就運動幹活,今天又有不舒服了。胸椎曲度摸起來有些彎曲,讓他去拍了胸椎正側位片看是否有側彎。片子如下:

  可以看出第八胸椎向右旋轉偏移,讓他側臥按一下復位,然后下檢查床試試有無改善。回饋未感到任何不適症狀。然後他要求出診室體驗各種能引起不適症狀的姿勢體位,約一刻鐘後回來回饋未引出。

沒有留言: